• <nav id="iumwk"><strong id="iumwk"></strong></nav>
  • <nav id="iumwk"></nav>

    最新資訊

    結束隔離,外援外教全部歸隊:“很想球場,很想大家”

    2020-04-24

      4月6日,迪諾、穆謝奎解除新冠肺炎醫學觀察,4月7日,馬丁斯解除醫學觀察。7日中午,他們集體出現在中泰基地的1號訓練場上,這三位“安全解放”的外援終于能歸隊合練了。


      第一天參加訓練,大奎和馬丁斯在隔壁場地進行了慢跑拉伸等恢復訓練,前一天歸隊的迪諾則跟著大部隊做了不少體能和力量練習


      此外,一隊的四位外教也于上月底解除了醫學觀察,并已經恢復了訓練工作


    1.webp.jpg



    “回杭”,一波三折


      回顧幾位外援和外教的入境、隔離過程,都頗為波折,尤其是在津巴布韋和杭州,連續隔離了28天的大奎——他說:“一開始也很生氣,連續被關在家里。但我知道這是必須的,為了所有人的安全。”


      大奎回杭州要經歷兩次轉機,在廣州機場,由于入境檢疫程序繁瑣,他沒能趕上回杭航班。在機場方面和俱樂部的幫助下,大奎在航站樓休息了一晚,在第二天順利回杭。

     

      落地杭州后,雙手提滿了食物的俱樂部司機終于接到了歷經波折的大奎。“球隊交待了在飛機上盡量不吃喝,所以一路都沒吃東西啊。”說到這里,大奎頗為委屈

     

      隔離第三天,大奎被接到了指定隔離點,“剛開始只有中餐,后來俱樂部給我訂了西餐,還定期送來新鮮水果沙拉。因為我不會用那兩根木頭棍子吃東西,俱樂部還送來了刀叉。”

     

      而從法蘭克福轉機的馬丁斯同樣經歷了曲折的入境過程—— “從浦東機場回家,一共轉了四趟車,他還以為被賣了!”馬丁斯的翻譯還原了這段故事。

     

      由于馬丁斯不怎么會說英語,回程路上,球隊工作人員只能一直跟他保持通話,讓他連續發回定位。“先從浦東到了嘉善服務區,這里是一個中轉站,接著被送到杭州東站,又換車被轉送到五常收費站,下車后,一輛120把他接回了家。”

     

      順利回家的馬丁斯也表示:在中國機場看到的疫情防控措施讓他非常難忘




    很幸運,我們還能正常訓練

     

      解除隔離后,三名外援做的第一件事,都是“回基地”——“能回到這里,感覺非常好。我非常想念這個環境,想念隊友和球場。”馬丁斯這樣說道。

     

      對職業運動員來說,隔離生活不止是無聊,也很難保持好狀態,他們只能利用俱樂部提前放入他們家中的器材進行一些簡單的個人訓練。“不能踢球賽是很難受的,我希望這一切快點過去,聯賽能盡快恢復。”

     

      盡管回到了中國,也平安度過了隔離期,但外援外教的家人仍然身處重點疫區,和前兩個月的中國居民一樣,他們也只能把自己隔離在家。馬丁斯表示:“我每天和在葡萄牙的家人視頻,告訴他們中國的疫情已經越來越好了,希望給他們一點信心。”

     

      從歐洲及非洲經歷轉機、落地中國,經過重重檢疫,又度過了14天隔離期。“很復雜,也有困惑的地方,但我知道這是必須的。”“不得不說,中國在疫情控制上做得很不錯,我在南非的媒體采訪中也表示了,我們需要遵守這些規矩,才能保證大家的安全。”迪諾這樣說道。

     

      大奎則表示:“現在全球疫情非常嚴重,中國已經控制得很好,這才使得我們現在能正常訓練。不知道聯賽什么時候開始,我們只能不停地備戰希望那天來臨的時候們已經準備充分。”



      截止到今天,一隊全員安全歸隊,在基地進行正常訓練U19U17梯隊則在上周末回到基地,開始7天醫學觀察。今天,俱樂部邀請醫療結構對這三支隊伍進行了核酸檢測


      接下來,俱樂部將根據教育部門以及綠城足校的開學計劃,制定其他梯隊的歸隊方案,力爭全員安全歸隊,并正常開展訓練。



    2020賽季4月-底圖.png

    中文字幕人妻系列人妻有码